DLTMgD

[伞修]突然好想你

烟川河流:

BGM:五月天 - 突然好想你

原本是给基友的生日贺文。
关于最初的喜欢。

因为作者构思比较奇葩,很多内容没有完全按照原著进行,所以请轻拍。

[伞修]突然好想你

我有个朋友,荣耀打的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大概是兴欣门口的树叶子落了又落,百花的花也开了又开,总之,联盟迎来了他第十三个周年——叶修也到了那个传说中的三十岁。
当他发现自己手速有那么一点退步后,就已经开始思考退役的问题了。
所以在荣耀联盟的第十五个年头,叶修果断的,毫不犹豫的退役了。
没有那么突然,但足够让人惊讶——所有人都以为他会用散人再继续创造荣耀之神的神话,但他并没有。他只是干脆利落的问陈果,“老板娘啊,我能带走我的账号卡吗。”
陈果几乎要当着全场的记者流下泪来,她连声应着,“好,好,带走吧……”然后又站起来宣布,“由于队里没有合适的、适合适合使用君莫笑的选手,账号卡将由选手叶修带走。”她眼眶整个都是红的,吸了吸鼻子,又继续对那些拿着摄像机的记者们说,“请大家,为叶修鼓掌吧。”

“叶修,你为什么玩荣耀?”

为什么玩荣耀呢。

“哎我说沐秋,我们已经在这个游戏里混的这么厉害了,竞技场都没有好打的了,我看新出的那个荣耀不错,要不要跟哥一起玩玩啊?”
“好啊。”那个人向后仰着看自己,“哥还能怕你不成?”

“一区那个秋木苏,好像很厉害啊。”
“你还真当他是一个人打下来的?你看,这个战斗法师,一叶之秋。操作、意识也都不错啊,要是大漠孤烟他们没被其他人捞走,荣耀联盟就成了一个团队的天下了。”
“真的签秋木苏和一叶之秋?”
“签吧。稳赚,不赔!”

“我喜欢荣耀,”苏沐秋叼着烟坐在电脑前,随意的操作角色打怪,“很好玩不是?”
“嗯,”叶修伸手从苏沐秋嘴边抢过烟来,“别吱吱别吱吱我这个月就剩一根了哎——哎哟你怎么还拧我呢你是亲队友吗苏沐秋——?”
“妈呀沐橙女神我错了!”苏沐橙气势汹汹的冲上来拧叶修和苏沐秋的耳朵,她刚下课回来,手冰凉冰凉的往叶修脖子上一搁,叶修赶紧掐了烟缩着肩膀往边上挪,一下子没坐住倒在苏沐秋怀里。
“哎哟,”他半真半假的嘟哝着,“苏沐秋你这身板也太结实了点儿,这肋骨简直能当搓衣板用了。”
苏沐秋把他扶正了,看了看门口又点起一根烟,递到叶修嘴边,“你丫小声点,咱家丫头脾气不小,别给哥也没收了……哥也是最后一盒,没了就真没了……”
他毫不客气的一口叼住烟,含含糊糊的问苏沐秋,JJC来一发?
好啊,哥还能怕你不成。

实话说,叶修打荣耀这十多年,最开心的就是他住在苏沐秋那里的那段时间,他没有进嘉世,苏沐秋也还活着。
他们只是网游中叱咤风云的一个组合,连名字都没有,只是打的全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么执着、那么热血,那么让人深信不疑——
他们能这样打一辈子荣耀。
他们能这样,一辈子都在一起。

“叶修,你有什么打算?”
曾经有三个人问过他这个问题,一个是苏沐秋,一个是陶轩,一个就是面前这个记者。
“我想打荣耀。荣耀是个好游戏,我不能放弃它。”
“你记得那个一开始你想签的人吧,那个秋木苏,如你所见他死了,这是他的账号卡。他喜欢荣耀,所以我也喜欢荣耀。我要替他拿到他应该拿到的冠军。无论如何。”
“我跟你们说过,我有个朋友,他荣耀打的特别好,他想拿个冠军,可是他死了。我需要,我必须给他一个冠军,用他的账号卡。”

“兴欣:冠军!”
最终还是赢了。这个冠军对于叶修他的得来不易,几乎超过了任何人的想象——包括苏沐橙。
他的手发着抖,连那张薄薄的君莫笑的账号卡都捏不住,就好像他手里握着的不是账号卡,而是十万大山。他打了十多年荣耀,拿了数不清的荣誉,可这是第一次他发现他连账号卡都握不住了。
这不是老了,他想,只是累了。
他接过奖杯,目光有些发直的盯着它,好像要在奖杯上盯出一朵花来,又好像是害怕奖杯突然长腿跑了一样。
他其实并没有在看那个奖杯。他只是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叶修叶修笑一个,嘿嘿好不容易赢了怎么还愁眉苦脸的?哎呀来嘛难得不打游戏!”穿着衬衫的男孩子叼着烟就像个小混混,但又笑的特别灿烂,他硬塞给叶修一个杯子,又用桌子上的演算纸卷成筒装作是话筒凑到叶修嘴边,一本正经的问,“叶副队你好,可以分享一下您一挑三赢得比赛后的心情吗?”
叶修也跟着一本正经的清了清嗓子,“我感到十分激动,首先我要感谢cctv,感谢荣耀,感谢各位给我这样一个机会……”
“咳。”
“好好你让我说我要感谢各位给我一个机会,更要感谢我机智勇敢技术好的队友,也就是我英俊的队长苏沐秋,是他变幻莫测的战术给了我突破对手围攻完成如此漂亮的一挑三的机会……”
那个白衬衫,苏沐秋大笑着搂住叶修的脖子,两个人脸贴脸,阳光透过窗帘从他们身后的窗户照射下来——

——只可惜今天是个阴天。
叶修眼前一片模糊,他只好闭上眼睛,耳边传来记者的声音,“叶队长您好,可以分享一下您在团队赛中一挑三赢得比赛后的心情吗?”
一切都没变,只是叶副队变成叶队长,只是问话的人一个是记者,一个是苏沐秋。
只是……人不同罢了。
十多年了,苏沐秋啊,十多年了。

他手里还捧着那个沉甸甸的奖杯,他面前还有记者举着话筒,一切的一切与他的记忆重叠,他怀里的奖杯,他面前的话筒,他的杯子他的纸筒……甚至是,他。

叶修突然就站不住了,他扑通一声跪坐在地上,奖杯跌落在他面前磨平了一小块边缘,他好像根本没注意到似得,他心里想着苏沐秋啊,我他妈都把冠军给你拿回来了,你怎么还没回来啊。
他想苏沐秋啊,你不是说只不过是重新开始罢了吗?我重新开始了,我离开嘉世来到兴欣重新开始了,你的君莫笑没有结束啊!
他隐隐约约感觉有谁扑上来搂住他,模模糊糊的听见谁在他耳边喊你哭出来啊,你哭吧叶修,大概是沐橙,可哭有什么意义啊?
“沐……”他艰难的张开嘴,所有的记者都以为他要叫苏沐橙的名字,可他含糊的念叨着的名字不是苏沐橙,而是”沐秋”。
大家都以为叶修是太激动了,但苏沐橙知道,陈果知道,他们身后的兴欣的各位都知道。
那不是苏沐橙,那是苏沐秋啊。

“叶修,你哭吧。求你了。”
“叶修,你哭吧。”
“叶修,求你了你哭出来吧,哭出来就不难受了。”
“叶修……叶修哥哥,求你了你说句话也好啊……”
陈果看着苏沐橙一遍一遍的劝着叶修,她忽然感到很心酸。
她看到自己的偶像下了决心似得,颤颤巍巍的好像在模仿一个男声,她站的极近,才隐隐约约听到了苏沐橙的声音——
“阿修,难受你就哭出来吧。”
到最后她只是反复的重复这一句话,阿修,难受你就哭出来吧。
一遍一遍的,反复的,记者们收起话筒和摄像机,他们静默着围在胜利的兴欣旁边,可这个场面一点也不像是什么冠军,更像是某种变相的离别。
叶修最终还是哭出来了,陈果知道,苏沐橙模仿的那个男声一定是像极了她的哥哥,叶修还是听进去了。
一开始他只是安静的在那里,苏沐橙还一遍遍的重复那句话。
“叶修,难受你就哭出来吧。”
他突然起身,正了八经的跪在地上,就如同他跪在苏沐秋坟前一样的动作,哭声撕心裂肺,嘶哑的、单纯的叫喊。

陈果呆住了,唐柔也呆住了,兴欣的大家都呆呆的站在那里,所有的人都站在那
里。
谁也想不到那个可以称神的男人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跪在地上,被他的搭档搂在怀里,哭的几乎要断了气。
大家都等待着,于是叶修他停止了哭泣,他缓慢的站起来,就好像他是一个年迈的老人一样。
大家都等待着,等着他说点什么。
所以他说,“都在这儿干什么,等着哥给你们说获奖感言吗?”
他笑着瞅了瞅周围挤攘的人群,“那我就给大家说一个好了。”
他清了清嗓子,“我感到十分激动,首先我要感谢cctv,感谢荣耀,感谢各位给我这样一个机会……”
然后他皱着眉说,“现在你应该咳一下才对。”
周围的记者面面相觑。
但很快叶修反应过来,自己咳了一声,好像一副跟人开玩笑的样子继续说,“好好你让我说我要感谢各位给我一个机会,更要感谢我机智勇敢技术好的队友,也就是我英俊的队长苏沐秋,是他变幻莫测的战术给了我突破对手围攻完成如此漂亮的一挑三的机会……”
他说到这里,突然就停下了。
他说,“太傻了。”
苏沐橙捂住嘴,拼了命不让自己哭出声,眼泪却像断了线的珠子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
全场寂静的只听见苏沐橙轻微的抽泣声,和叶修沙哑的声音,“苏队长,再见。”
这句话整整晚了十年。


后来有一天,常先采访时问叶修,他说“叶队长,有小道消息称您正处于热恋期,是真的吗?”
叶修叼着烟,冲年轻的知名记者常先笑了笑,“你说呢?”
他抖了抖烟灰,停顿了半天又说,“没有恋,只是爱。”

所以啊,哥有个朋友,爆你们十年!
哟,老叶,你不会是说我吧。那人叼着烟,清晰的说。

评论(3)

热度(19)

  1. DLTMgD过期香烟 转载了此文字
  2. Fox过期香烟 转载了此文字
    大晚上虐的整个人都不好了😭😭😭